农业农村部:不得以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农户进城落户条件

发稿时间:2019-12-09 15:33:42

如何通过手机号码定位别人手机位置,薇__信【53307936】---业务详细的加他咨询、我、上、个、月、就、是、找、他、们、帮、我、的。技、术、好、放、心、已、经、帮、我、解、决。香港一建筑工地发生四级火警附近疏散约50人

http://img95.699pic.com/photo/40162/2369.jpg_wh300.jpg?38978

山东检察机关两年办理职务犯罪案件1611件涉6名省部级干部

  虽然我看不见,但我有“黄金双腿”……

  18岁的李强身高已有1米82。迎着重庆的冬日暖阳,他最爱的户外运动是在操场上踢足球。特制的足球与草坪接触发出“叮铃叮铃”的声响,帮助处于黑暗中的他熟练地带球向前跑去。

  在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,每周一、三、四的3点半至5点半,都有一群像李强一样的“足球爱好者”在绿茵场上驰骋。

  他们的眼前一片漆黑,但脚步生风,犹如拥有“黄金双腿”。

  1

  李强所在的队伍叫“扬帆足球队”,现有成员13人。

  “2013年时,学校组建足球兴趣小组。参与的盲生兴趣高涨,便慢慢进行正式化训练,2015年组建足球队。”33岁的足球队教练周威林执教已有9年时间。训练时,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是“没关系”“多练习”“注意安全”。

  “踩球练习100下。”周威林一声令下,身着绿球衣的队员们便动了起来,足球随之发出细碎声响。

  初入队伍的同学总是不得要领,足球一溜烟滑走了,不禁举手向周威林求助。周威林走上前,让他蹲下,用手触摸自己的脚背感受动作:“老师踩着球,我的左侧是你的右侧。用脚的内侧交替,左右左右,脚不要给球过多压力。能想象吗?”

  实际上,每一位成员都是这样起步学习的。

  因为看不见,盲生们只能用触觉感知补充视觉。“对他们而言,学习足球是弱势的,难度很大。”周威林说,最难的是孩子们对球性的掌握,比如踩球动作,视力健全的学生跟着示范,加上语言讲解很快就能掌握。但盲生,一个基本功动作练习一两个月是常有的事,80%靠手摸,再一步一步练习。

  2

  李强是先天性失明,从12岁进校学习,足球已陪伴他6年。今年暑假时,学校翻新了草坪,踢球难度大了许多。李强不恼,乐观地说:“天天练,总有克服的一天。”

  “我在一年级下学期的时候参加足球队,当时身高才1米49。”李强踢足球得到了父母的支持,他由此开启了一星期至少三次的练习时光。经指导,他领悟出踢球时气息、耐力的重要性,便自我加压,每晚晚自习课后进行跑步训练,“用中速跑,每晚跑10圈”。除此之外,还有力量训练。如遇下雨天,就改为室内练习。

  “必须练。运动对身体有好处!”李强说得笃定。他回忆,最开始碰球时,根本连球去了哪都不知道。经过无数次的踩球练习,才慢慢熟悉球性。“这些年,我已经可以从原地踩球到带着球走、带着球跑、再到攻防,现在正在练习技巧。”作为队伍里的中锋骨干,李强对自己的防御能力颇为自豪。

  因为足球,李强开始对“球类”运动产生兴趣,篮球、乒乓球都是他的“伙伴”。他说,开心的事还有很多,比如自己正在学习的大号、学科地理、语文等。“每天生活都是丰富的”。

  19岁的张鹏练习足球也已6年。10年前,他因调皮弄伤了眼睛,跌入黑暗。

  “困难的是,最开始我连球在哪里都不知道,还常把球弄混。现在不仅不会混淆,我还能精准地知道球在哪个方位。”张鹏说,足球令他感到快乐,不仅是赛场上收获了朋友,还有导师的关爱,“比较早练习时,我摔伤过很多次。往往我自己觉得没事,都是小伤而已,但老师觉得像摔到了宝一样,嘘寒问暖,把我当小孩一样看。”

  现在,张鹏成了队里的“老人”,每逢训练,他还要担负起照顾“新人”的责任。遇到稍微顽皮的“新人”,张鹏也很宽容:“练球,就是开心就好。”

  张鹏告诉记者,生活中自己是个手工控,“不用眼睛也可以做”,折星星、折千纸鹤、串珠都可信手拈来。他坦言,自己早已适应黑暗中的生活。现在他还学会了上网购物,“通过手机读屏,输入自己想要买的东西,再选择价位就可以了。”

  11岁的陶文杰在队伍中虽然是小个子,但他心中藏着一个大秘密——“踢一场比赛,让爸爸看到后高兴高兴,让别人知道盲人不是不能做(很多事)”。

  陶文杰的爸爸在云南打工,一年只能见上两次面,对他较为严厉。陶文杰的失明是由母胎导致的,他常听亲友在耳边碎语“你这个瞎子能做什么?”,他难过得需做几次深呼吸平复心情。转念,他又为父亲伤心,“我的爸爸有个生下来就看不见的儿子,别人会瞧不起他”。

  “在我三年级时,有天路过操场,听到有声音在稀里哗啦地响,就很好奇是什么。”陶文杰找同学打听、让同学带着练习,足球的“好玩有趣”成功将他吸引。

  “开始练习时,我常常东摔一跤西摔一跤。摔就摔吧,练好就行。”陶文杰说,他知道自己身高不够,为此他现在每天要喝2瓶牛奶。练习之余,陶文杰还爱琢磨。他研发出一种旋转型的踢球法,取名为“电击球”,具体原理是“用脚的侧面踢出去,球旋转起来,吸引对方注意力,让别人误以为有两个球在攻击”,达到出奇制胜的目的。

  “足球像我的朋友一样。每次运动完我就开心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是心理作用吧。”陶文杰说,盲人可以做很多事,比如听力好、打字快。为了心中的秘密,他还要再努力些,不能扯团体的后腿。

  3

  “一帮帮孩子,通过足球,从自卑、自闭、有心结到慢慢开朗起来。这令我感动。”周威林说,身为特教老师,自己最大的愿望是发现孩子们的长处,看到孩子们的转变;最大的期待是孩子们健康、快乐成长,融入社会中。

  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(前身为重庆市盲人学校)是重庆唯一一所招收盲生的特殊教育学校,创建于1960年,现有在校学生278人,已形成集视障12年一贯制教育、康复训练和技能培训于一体的教育体系。

  秉承“为每一个孩子的幸福人生奠基”的办学理念,培养残障学生以德行立身,用知识立志,凭技能自强,该校自2011年起,以“扬帆”为名,陆续组建了管乐队、啦啦操队、跳绳队、合唱队、街舞社、陶笛社、田径队、游泳队等。丰富多样的课程可让每一位孩子都能在黑暗中发现自己的优点,找寻自己的爱好。

  重庆市特殊教育中心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取名扬帆,就是希望孩子们扬起生活的风帆,不怕困难险阻,到达幸福的彼岸。”

  夕阳下的绿茵场,记者还看到,14岁的程俊豪飞脚射门,踢歪了。他噗嗤笑了,循着声追球而去,余晖将他奔跑的身影拉得很长,笑声悦耳。

  文:钟旖

  图:陈超

  视频:贾楠

  

【编辑:张楷欣】

来源:administrator  责编:热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