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通科技净利增速却放缓短期借款剧增拟发债5亿解压

发稿时间:2020-01-21 00:07:54

如何用手机查看老公手机短信内容,薇__信【53307936】---业务详细的加他咨询、我、上、个、月、就、是、找、他、们、帮、我、的。技、术、好、放、心、已、经、帮、我、解、决。早高峰遇降雪北京交通已严重拥堵

http://img95.699pic.com/photo/50093/2236.jpg_wh300.jpg?50485

派遣船只搜情报日本不断提升在中东“存在感”

冬泳中的解占生。
冬泳中的解占生。

  体育广角镜 丨 零下三十度“潇洒”依旧:90岁的冬泳“扫地僧”

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20日电(李赫)2019年底,冷空气抓住这一年最后的时间,掀起一波寒潮,北方多地迎来了一年、甚至是几年内最冷的几天。在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区,温度已经远远低于零下30度。但旁人看起来有些扎眼的数字,压根不会影响解占生日常的冬泳计划——哪怕他已经90岁高龄。

  “我天天游,零下30度其实也没什么感觉。因为虽然外头温度零下二、三十度,但水温基本都是零度左右,最低也就零下3度”、“和我一起的还有一个73的,剩下的也就五六十岁。”

  高龄和极寒,这两个在他身上最为明显的标签,被老爷子短短两句话就“化于无形”,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,因为他对游泳的热爱始终相随。

解占生老人。
解占生老人。受访者供图

  “我小时候住满洲里,那没有河。后来工作转到了海拉尔,刚好门前就是河。我有两个儿子、两个女儿,我们天天在河里游泳。”解占生这样回忆起最初“下水”的经历,“那时一开春就带着孩子游,提前把被窝准备好,游完了回家直接钻被窝。游到河里结冰碴就不游了。”如今回忆旧事,老人依旧止不住满脸笑意。

  如果说那时的幸福在于带着儿女一起玩乐,那解占生后来的快乐,则是因为找到了自己的“心头好”。

  “退休以后,先是打了一年工,那时候秋天到了,听说河东那边还有游泳的,但当时要上班走不开,挺着急的。”解占生慢慢回忆起了第一次冬泳下水前的小插曲。

解占生和家人。供图
解占生和家人。供图

  转年,真正闲下来的解占生终于“闲不住”了。“(退休)第二年我就去了,当时11月初左右,河里结了冰碴,往年这时候我就不游了。那次几个人在河里游,还让我试试,我就试着游了一下,感觉挺好。”

  不仅“感觉挺好”,“上了瘾”的解占生自那以后就成了队伍里的“排头兵”:“那时候冬泳的人没有工具,刨冰之类都整不了。我以前年轻时打过渔,会一些,我就带着自己的工具告诉他们怎么刨。从那以后二十多年,不管冬夏,几乎每天都下水。”

  说起第一次下水的经历,解占生当时没有犹豫或害怕:“因为我喜欢水,之前也游了20多年了,而且其实从夏到冬都在水里游,水温一点点下降,身体也一点点适应了。”

  “现在我每天都去游,夏天游完了晒晒太阳,冬天从水里出来在岸边跑跑,挺好。我一般坐车去,走路回来,一天8600步。”解占生说,游泳如今已成了他的日常,而在结冰期超过半年的海拉尔,冬泳更是成了他如吃饭睡觉一般的生活习惯:“要不然在家里有啥意思,我又不打牌,没啥别的爱好。过去喜欢看武侠小说,金庸、梁羽生、古龙什么的都看过,现在也就看看电视。”

如今冬泳是解占生最大的爱好。
如今冬泳是解占生最大的爱好。

  而当被问到冬泳和夏天游泳的感受有什么区别,解占生干脆说道:“没什么区别!只是冬天这个温度,你下水时需要有点毅力。”而在90岁高龄依旧坚持冬泳,在外人看来,哪怕自己没问题,家人多少会有些顾忌。

  说到这,解占生大笑:“他们没有任何反对,因为他们知道我喜欢这个,而且要是没有冬泳,说不定早就没我了。”说完又笑了起来。

  紧接着他又“安利”起了冬泳:“(冬天)从水里出来以后,就觉得浑身特别舒服,浑身血液流通都顺畅了。”他还说,自己此前患有偏头痛,腿部静脉曲张“有鸡蛋大小的鼓起,医生建议手术”,这些慢性疾病在他坚持冬泳以后,症状都逐渐消除了。

  这口气听起来似乎和每一个“沉迷”保健的大爷大妈没什么不同。但如同武侠小说里的“扫地僧”,解占生的“实力”总能在不经意间显露。

冬泳中的解占生。供图
冬泳中的解占生。受访者供图

  当被问到这些年有关游泳印象最深的事,解占生的回答很简单,却足够震撼:“每年都能从水里捞上来十个八个的。”

  他所说的“捞上来”,指的就是打捞落水者。

  “有一次我刚游完泳,在岸边晒太阳,上游有个老太太跳河。那边人一喊,我就跳到水里把她拽到岸边。”解占生回忆起此前的一次救人经历:“她也挺胖,我拽不动,后来几个人帮着把老太太拽上岸。救上来后她跟我说,做饭挺累的,不想做饭了。”

  “还有一次也是我在游泳,一个老太太跳河。上游的人骑自行车来叫我们,我就跑过去把她捞上来。那时候已经昏迷了,正好过来一个人,可能是大夫,做了半天心肺复苏,还真救过来了。”说到这,他不无骄傲嘿嘿乐了起来,补充说:“这时候我有八十五、六吧,之前那次也就八十出头。”

解占生。供图
解占生。受访者供图

  没来得及搭话,他又继续说了下去:“有些时候,也不总是这么幸运。”

  “我记得还有几次,一次是个老太太来这边串门,带着两个十几岁孩子。在河边玩,两个小孩都落水淹死了,我们帮着捞,几天过后才捞上来。还有一次,一个外地小伙子来考驾照,下水玩也没了,捞了好几天才找到。其实淹人的地方都是深水,危险区。但是既然找到我了,我能去就去呗,多少能帮点忙。”

  而记忆被拉回到冬泳,老人说,这么多年冬泳,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年冬天,都会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冬泳爱好者来到这里。老人与他们一同游泳、交流,交了不少朋友。

解占生和各地冬泳爱好者。供图
解占生和各地冬泳爱好者。供图

  “每年全国各地的爱好者都会来。因为这里温度太低,一般他们都不太适应,经常有下去上不来的,我就帮帮他们,也招待了不少朋友。冬天游完了在屋里烤烤火,唠唠嗑啥的,接触些人,交交朋友,心情舒畅。”

  说起这所有的一切,解占生都思绪清晰,语速也不慢。唯一让人觉得他还是一个90岁老人的,只是他在谈话开始时的道歉——“我看到你发的短信,但是我也不会回啊。”

  尽管年事已高,他身上保留着的侠义感、江湖气,丝毫不比年轻人少——虽然他不在江湖,却又可以在几乎所有的江湖传说中找到他的影子。不过,这位早就过了耄耋之年的老人也有着自己的小烦恼——

  “现在体重200多斤,太胖了不敢吃啊!”。(完)

【编辑:白嘉懿】

来源:administrator  责编:热播